石文海的 “即餓即食” 養生之道

  
       他的一日三餐已經沒有“早、中、晚”的時間概念,而這樣“隨心所欲”地吃飯是他的生活常態

  北京,在早高峰的地鐵站,人潮洶涌。
  擠地鐵是大多數上班族的“早修課”擁擠令人苦不堪言,但有一個人,偏偏樂意接受這種挑戰,他就是現年65歲的石文海。
  石文海,現任龍沙財富創始合伙人、執行總裁。自2010年從中國民生銀行支行行長任上退休后,他退而不休,在龍沙財富中心開始了另一番事業——專注于股權投資及財富管理。
  放著車不開,每日穿梭于地鐵里擁擠的人潮中,從西四環到東四環,見縫插針,風一般的節奏,同事們對他這種放著私家車不開而擠地鐵上班的做法表示不理解。石文海解釋這是為了鍛煉身體,因為在整個路途中,疾步快走、在人流中躲閃騰挪,能起到很好的健身效果。大家恍然大悟,以為這就是石文海精力旺盛、身體強健的原因所在,誰知他的一番話又一次讓大家大跌眼鏡,他說:“我真正的健康之道是一個看似獨特的飲食習慣——即餓即食,也就是餓了才吃,不餓不吃。”
  獨特的飲食習慣:即餓即食
  “昨天,我是早上8點吃的早飯,下午4點半吃的第二頓,晚上10點多吃的第三頓。”記者采訪石文海的當天,他這樣告訴記者。他說,他的一日三餐已經沒有“早、中、晚”的時間概念,而這樣“隨心所欲”地吃飯是他的生活常態。
  “我的標準是等身體發出‘餓了’的信號再去吃飯。”石文海如此解釋他的飲食規則,但是他也強調三餐還是會有相對固定的時間段。“我基本會在7點—9點之間吃完早餐,其他兩餐有時候和大家的飯點一致,有時候會錯開一兩個小時。”
  石文海說,很多人一聽說他這樣吃飯,第一反應就是飲食不規律,甚至誤以為他“饑一頓飽一頓”,擔心時間長了會損害胃。“其實不然,我不是‘不規律’,更不是上頓餓著下一頓再猛吃,而是等待身體的饑餓信號,這就是我進食的標準。而且,一般情況下我都保證一天三頓不落下,只不過飯點跟大多數人不太一致。”
  但身為企業領導者,很多時候難免遇到工作時間和三餐“撞車”,遇到這種情況,石文海也會靈活地安排吃飯時間,“早一點晚一點都沒有太大關系,如果我知道下午有個會,也會提前吃好飯的。”
  按照石文海的論述,人類這種動物就是“饑餓型”的高級動物。在茹毛飲血的遠古時代,先民以獵取野獸、采集野果為生,沒有食物貯藏,過著住無定居、食無定時的生活,因而也就無餐制而言。石文海認為,即便社會的發展日新月異,人體內依舊保留著祖先的某些特殊體質基因,順應這種體質的固有屬性,或許是可取的健康法則。
  “但那個時代營養單一,再加上衛生條件、生存環境的惡劣等因素,人類的壽命反而短。因此,我們在遵循一定理念的基礎上要注意營養的豐富和均衡。”
  現年65歲的石文海外表看起來不過50歲左右的樣子,身著筆挺的西裝,戴著棒球帽,精神矍鑠,身體也沒有其他任何不適的癥狀。石文海說,如果非得挑點毛病,就是因為年齡的關系,近兩年眼睛有點花了。他告訴記者,他每年都會去體檢,上次體檢是9月份,測量的血壓值是收縮壓116,舒張壓69,“和我18歲時的血壓值一樣!”說這話的時候,石文海為自己豎起了大拇指。
  實踐出來的“原始本能”
  石文海這樣的飲食“節奏”,深深地打著他整個的青春歲月和軍旅生涯的烙印。
  1969年,20歲的他響應黨的號召,參軍入伍。軍旅生涯剛開始的那幾年,他嚴格按照部隊的時間作息,突然規律起來的生活,竟導致了他腸胃不適。
  “部隊紀律很嚴格,吃飯也是按時按點,像集訓一樣列隊進飯堂,一聲令下開始就餐,其間不能交頭接耳,否則就要罰站,時間到了就得起身離開。”沒過多久,石文海就發現他的腸胃變得脆弱了,“每隔十天八天就鬧一陣——沒有胃口,吃不下飯。這種狀況要持續一周多才能緩解,并且周期性很明顯。”
  “后來我提了干,情況就開始改善了。”石文?;貞浾f,“當上排長后,吃飯的時間相對就自由了些,趕上沒有胃口的時候就可以不去吃飯,稍稍推后一點再吃。”再后來石文海當上了連長、營長、團參謀長,吃飯時間就更自由了,腸胃不適的癥狀不經意間也消失了,“我就是這樣琢磨出自己的飲食規律的,到現在已經堅持30多年了,也再沒有出現過任何胃腸道疾病,而且從來沒出現過‘沒食欲’的現象,吃啥都香。”
  “1987年,我轉業到金融機構任職,用餐時間更能夠根據自己的狀況進行調整。”
  石文海笑言自己是一個很有人情味的領導,在龍沙集團,他們部門的吃飯時間都相對寬松。不過,他說,這也是被“逼”出來的。
  2010年,石文海加入龍沙集團,專門負責集團下轄的龍沙時代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運營工作,加班加點、不能按時吃飯是常有的事情。
  “所以我們沒有嚴格地規定吃飯時間,大家感到餓了,覺得自己該吃飯了就協調好時間去吃。”這樣一來,工作的整體氛圍顯得輕松愉快,也提高了大家工作的積極性。這些年來,龍沙財富投資管理業務做到了風險低、利潤高、收效快,在國內同行中居于前茅。
  “最值得炫耀的是,我總是能收到同事們的反饋,說這幾年的身體素質在不斷增強,他們也在積極地向親朋好友擴散這一飲食方式,我覺得這是我能給予同事最大的福利。”石文海說。
  經驗派顛覆學院派
  石文海這套從自身總結出的飲食經驗,影響了身邊的很多人,但最讓他感到有成就感的,當屬和一位軍醫的“較量”。
  這位軍醫正是他的夫人,一位標準的“學院派”,在他身體力行的實踐下,最終被顛覆,并加入了他的“即餓即吃”行列。
  石文海告訴記者,要想用個人經驗撼動一個醫生的專業知識談何容易,尤其對方還是一位母親,光是在對待子女吃飯的問題上他們夫婦就沒少吵架,矛盾甚至升級為經驗派與學院派的論戰。
  石文海的夫人站在醫學理論上,認為每天按時地吃三餐才能保持胃腸的正常功能,否則后果就是影響健康,對胃黏膜造成刺激和損傷,引發腸道功能紊亂,導致新陳代謝功能衰退等。
  石文海也從生物學的角度對這一理念進行了闡述,他說,“當身體產生饑餓感,確實是胃內壁開始分泌胃酸,胃酸會刺激胃神經,并傳導到中樞。這個時候及時進食,人的肌體動員充分,反而能更好地消化食物,吸收的營養會高于非饑餓狀態。”
  而人們一般的理解是,如果明明是感到餓了,也扛著不去吃飯,這個時候胃酸會去腐蝕胃黏膜。再者,現在生活節奏加快,工作壓力大,飲食也多樣化了,不少人不是瞎湊合就是胡吃海喝,這導致很多人出現營養不均衡、營養過剩,同時伴隨著腸胃不適的癥狀。
  “這與我說的不是一回事,這是一種概念的偷換及誤解。”每遇到質疑聲,石文海都要如此糾正對方的看法。
  在家里,石文海也堅持要用他的那一套吃飯理論來教孩子,可是他夫人作為當媽的總是有點不樂意,她覺得該吃飯的時候不吃會影響孩子的身體。就吃飯問題,夫妻兩人一個堅持順其自然,一個偏要按時按點,始終達不成一致。
  終結這個問題的,是石文海最終用健康的身體證明了自己所提倡的飲食方式確實有益,并成功地讓其夫人也感受到了這一點。
  再強大的醫生,也有照顧不好自己身體的時候,石文海的愛人偶爾會出現胃酸、胃痛等小毛病,怎么也找不到良藥根治。在石文海常年的“軟磨硬泡”下,她嘗試了食無定時的飲食方法。
  經過幾個月的親身試驗,她發現自己的腸胃功能確實比之前有所改善,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也比之前提升了不少。再轉過身觀察孩子,雖然總是被“餓”著,但一點也沒耽誤生長。
  “我兩個兒子身體都非常棒,和他一起長大的小伙伴,因為家庭條件好,吃得明顯營養過剩,動不動就愛生病,精氣神也沒我兒子足。”石文海頗為自己的育兒經得意。
  再過不久,石文海就要當爺爺了,可以預言,這個新生代一出生,很可能在他這個不按時好好吃飯的爺爺的監督下,接受一場“挨點餓”的特殊教育。

自偷自拍亚洲综合精品,偷自视频区视频首页,国产偷国产偷亚洲高清日韩,最新精品国偷自产在线美女足